• 返回: 帝霸

    第3602章一凳板砸过去

        张长宇一出来,便给李七夜扣了一顶大帽子,不管如何,他先给李七夜扣一个大帽子再说,让自己一下子站于上风。

        “张长宇,你在胡说?#35828;?#20160;么?#20426;?#26472;玲可不是笨蛋,她一听到张长宇给李七夜扣了这么一顶大帽子,她就知道这情况对李七夜不妙了,立即对张长宇斥喝。

        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杨玲如此斥喝,这顿时让张长宇脸色难看到了极顶,脸色一下子涨红。

        他本就是十分?#19981;叮?#20294;是,杨玲为?#23435;?#25252;李七夜,却处处与他过不去,这是让他觉得多么难堪的事情。

        “郡主,我所说,句句是?#30331;椋?#22995;李的乃是大言不惭,诋毁我们云泥学院的始祖,作为云泥学院的学生,当然是有责任去维护云泥学院的尊严了。”张长宇沉声地说道:“郡主处处维护这个姓李的,这是什么意思,他又不是云泥学院的学生。”

        在场的不少学生都相视了一眼,也有学生低声议论几声,在一些学生看来,张长宇这话也实在是?#20889;?#20511;题发挥了,李七夜也没有?#20979;?#20040;诋毁的话,无非是张长宇给李七夜了一顶大帽子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这个时候,谁都看得出来,张长宇是冲着李七夜来的,这也让不少学生笑了一下。

        当然,也没有哪个学生会去维护李七夜,或者主持公道什么的,毕竟,他们?#21152;?#26446;七夜没有关情,而且李七夜也不是云泥学院的学生,更何况,张长宇?#20040;?#20063;是出身于贵族。

        “给脸?#28784;?#33080;——”杨玲顿时脸色一变,冷喝一声,说道:“既然你存心与我们过不去,那就让我教?#21040;萄的悖?#30475;你是不是有长进了。”?#24213;?#23601;已经兵器在手了。

        杨玲突然发飙,这顿时让张长宇不由后退了几步,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脸色一下子涨红得成了猪肝色了,杨玲的态度,就顿时让他更加难堪了。

        很多同学都知道他是?#19981;?#26472;玲的,现在杨玲竟然为了李七夜这么区区一个山野小子与他翻脸,甚至不惜要与他动手,这怎么不让他十分的难堪呢,这让他在其他的同学面前抬?#40644;?#22836;来。

        一时之间,张长宇?#40644;?#24471;哆嗦,他不由怒视李七夜,双目都喷出火来了,他把所有的怒气,?#35760;?#31227;到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小师姐,何必呢,长宇也没有说错什么。”在这个时候,一个稳健有力的声音响起。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24739;?#19968;个年纪比张长宇大不少的学生走来,这个学生身后跟随着不少的同学。

        这个学生容貌俊朗,举止之间有着贵气,穿着一身描金长袍,更显得他尊贵的气质,让人一看便知道他是生于权贵之家。

        “小王爷来了。?#31528;?#21040;这个学生走过来,在场不少学生也都纷?#23376;?#20182;打招呼,看得出来,这个学生在云泥学院有着很不错的?#24739;省?br />
        “严师兄。?#31528;?#21040;这个学长走过来,张长宇忙是打招呼。

        “严静轩——?#31528;?#21040;这个学生,杨玲脸色变了一下,她冷哼一声,也不是很给他情面。

        这个叫严静轩的学生,比杨玲和张长宇高出一届,他的实力比杨玲、张长宇?#35760;?#20986;不少,更重要的是,严静轩出身的严家,本就是一个世家,而且,他父亲还是金杵王朝的功勋,乃是王爷勋爵,实力甚至强悍。

        更重要的是,严静轩他们家族,乃是站于金杵王朝的大宰这一派,响影力十分大,可谓是?#21487;?#36275;够强大了。

        严静轩走近之后,打量了一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位一定是来自于万兽山的李少爷吧。李少爷出身于万兽山,或许很多规纪不懂,但是,在云泥学院,就该守云泥学院的规纪,还望这位李少爷能自律一二。”

        “我就是规纪。”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说得十分随意。

        李七夜这十分随意的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傻?#25628;?#20102;。虽然,谁都听得出来严静轩这话是在警告李七夜,他也是给张长宇撑场面的,但是,严静轩这话说得还算是客气。

        ?#27426;?#26446;七夜却一点都不给严静轩面子,直接怼了过去,他这么“我就是规纪”的一句话,那就是等于一记耳光狠狠地抽在?#25628;?#38745;轩的脸上了。

        这让严静轩都不由为之脸色一变,目光一下子冷了不少。

        毕竟,他实力就是很强,出身又高贵,在云泥学院中,敢直接不给他情面的同学不多,更何况,这是一个来自于万兽山的樵夫。

        有学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都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子,未免太嚣张了吧,云泥学院不是他能横的地?#20581;!?br />
        “他是一个万兽山出来的山野小子,又怎么会理解当今金杵王朝那种盘根错节的复杂?#23631;?#36739;量呢,如果他不识相,卷入其中,只怕是粉身碎骨。”也有年长的学生都?#27490;?#19968;声。

        因为严静轩他们家族是站在太宰这一派,而张长宇家族也是出自于太宰一派,当然会是相互帮衬了。

        “好大的口气——”张长宇不由大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们云泥学院大言不惭,自?#20843;?#36335;——”

        “啊——”的一声惨响起,张长宇的话还没有说完,天上一黑,一巨物砸下来,在“砰”的一声之下,张长宇连躲都未能逃得过来,当场被砸在了身上了。

        在惨叫声中,听到“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张长宇身上不少骨头被砸断。

        大家定眼看去,?#24739;?#26446;七夜的大手一?#31456;#?#26412;是摆在岩石上的那张石椅重重地砸在了张长宇身上,砸得张长宇全身鲜血直流。

        这张石椅,可是云泥上人坐过的石椅呀,对于云泥学院来说,意义非同小可,现在,却狠狠地砸在了张长宇身上了,一下子砸得张长宇鲜血溅身,身上的骨头都被砸碎了。

        不少学生,一下子都缓不过神来,大家都没有看清楚,这张石椅是怎么样砸在张长宇身上的。

        “你要干什么——”严静轩大喝一声,正欲出手。

        “不急,不急。”在严静轩想出手救张长宇的时候,李七夜已经一脚踩在了张长宇的脸上了。

        严静轩顿时止步,投鼠忌器,他怕自己一上前去,李七夜就一脚?#20154;?#20102;张长定的头颅。

        在场不少的学生,都一下子懵了,因李七夜出手,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发难,最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抡起了云泥上人的石椅,狠狠地砸在了张长宇的身上。

        试想一下,在云泥学院谁?#37326;?#21160;云泥上人的石椅,但,李七夜却没有这样的?#20667;?#25152;有人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石?#25105;?#32463;砸得张长宇鲜血溅射了。

        “这小子,未免太狠了吧,一言不合,就突然砸死人。”有学生不由?#27490;?#20102;一声,说道:“?#36864;?#26159;动手,也打一声招呼,这未免太不光明磊落了吧。”

        “你就太不了解这小子了。”有一位曾经去过万兽山的学生,他摇头说道:?#20843;?#28982;他的道行不怎么样,但,他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在万兽山的时候,他谋害了十万大军,血流成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觉得杀死一个张长宇,他会眼睛眨一下吗?#20426;薄?#37027;也对,这小子的确是狠角色。”另外一个学生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这里不是万兽山,一旦捅了大篓子,只怕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你,你想干什么?#20426;?#27492;时,张长宇被李七夜踏着脸蛋,不由又惊又怒,大吼道。

        李七夜只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仅仅是一个警告而已,下一次,敢再我面前胡说?#35828;潰?#23601;是你的死期。”

        “你——”张长宇不由怒喝一声,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出来,李七夜的一脚踩在他的嘴巴上,顿时说不出话来,让他脸色涨红。

        张长宇羞怒无比,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被李七夜踩在脸上,这是奇耻大辱。

        “够了——”严静轩不由怒喝一声,说道:“你未免太过份,太嚣张了吧,这里可是云泥学院……”?#38712;?#27877;学院又如何?#20426;?#26446;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说道:“对于我来说,哪里都一样。”

        “你——”严静轩不由?#40644;?#24471;脸色通红,他没有想到李七夜如此的不给情面,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怼他。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他,收脚,转身就走,杨玲回过神来,忙是跟了上去。

        严静轩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不由露出了冷冷的杀意。

        “这小子刚才的动作,有点像岩石图案上的动作。”在李七夜走远之后,有一位天赋很高的学生回过神来,喃喃地说道,他觉得好奇怪,李七夜刚?#27966;?#25163;去拿石椅的动作,真的是很眼熟。

        “不可能吧。”有学生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说道:“他练都没有练,怎么可能使得出岩石图案上的动作呢。”

        “这只怕是巧合吧,这图案上的动作,凭他一个山野小子,怎么可能参悟出来。”没有同学会相信李七夜的动作是源于岩石的图案。

        今天一更。


    本站域名变为  www.8271674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24636;?











    天津快乐十分公式
  • 排列三p3开机号试机号走势图 七乐彩开奖号码视频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1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开奖号码查询 500万时时彩开奖 内蒙古快三连线走势图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 最新南粤36选7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开奖公告 广东时时彩有几种玩法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 500彩票极速快3 六合图库彩图天机报 广东36选7好彩1开奖 欧阳老师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