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二百四十章 金仙议事

        数年后的一日。

        烛龙道某处,一座位于云雾缭绕的万丈峰顶的巍峨大殿?#23567;?br />
        殿堂极高,殿内很是空旷,耸立了八根粗大柱子,支撑穹顶。每根柱子上都雕刻一条巨龙浮雕,形态各异,或仰天而吼,或腾云驾雾,或怒目搏杀。

        每一个浮雕栩栩如生,极为逼真,仿佛只需轻轻一点,便能立刻活过来。

        大殿之上悬挂了?#24187;?#24040;大匾额,上面写着‘龙神殿’三个大字。

        匾额之下,赫然站立了一尊巨大雕像,也是一头巨龙,仰天而吼。

        若?#30340;?#20843;个柱子上的巨龙浮雕手?#31449;?#24039;,栩栩如生,这个巨龙浮雕却粗糙的多,拙而不工,甚至身上的很多鳞片都没有雕刻出来,好像是一个初?#26263;?#21051;技艺的外行人之作。

        只是这个雕像虽然粗糙,却有种说不出的神韵,巨龙模糊的眼珠中隐约另有一双瞳孔,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世间的蝼蚁,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龙神。

        巨大雕像耸立于大殿之内,投射下一大片阴影,让人望而生畏。

        一个巨大香案摆放在雕像前,上面摆满了香烛和供奉的果品,袅袅烟气缓缓升起。

        此刻,三个身影正站在在大殿之上。

        居中一人是个中年男子,一袭紫袍,五官平常,方面细眉,不怒而威,赫然正是欧阳奎山。

        另一人是个白袍少妇,容貌绝美,妩媚醉人,却是白素媛的师尊,云?#20048;鰲?br />
        还有一人,一身金袍,身材矮胖,却是熊山副?#20048;鰨?#19968;脸恭谨的站在丈许外,。

        三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21364;?#20160;么。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从传来,三个身?#30333;?#20102;进来。

        当先一人是个灰发红鼻的老者,若是韩立在此,当可诧异的发现,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那呼言老头。

        老者身旁是一个黑裙女子,脸上蒙着一块黑纱,只露出一双冷漠眼睛,看不到容貌。不过从其眼睛体态看来,倒是颇为年轻,不过其指甲呈现出诡异的深?#20185;?#34920;面隐约浮现出一层幽幽光芒。

        另一人是个黑衣男子,看着极为年轻,只有二十几岁,容貌颇为英俊,一头披散的金发,面色也呈现出淡金,背后背着?#24187;?#37329;轮。

        “呼言道友,秦道友,垣道友,你们来了。这下总算凑齐五人了。”欧阳奎山脸?#19979;?#20986;笑容,迎了上去。

        白袍少妇脸上也露出浅笑,自从三人出现,她便没有看其他两人,一双美眸一直盯着呼言老道,眼中似闪过一丝?#28784;拙?#23519;的幽怨。

        “熊山参见三位?#20048;鰲!?#29066;山面上恭敬之色更重,朝着三人行了一礼。

        进来的三人没有理会熊山,先是神色郑重的朝那巨龙雕像行了一礼,这才看向欧阳奎山三人。

        呼言老道似面对白袍少妇的?#31508;佑行?#23604;尬,目不?#31508;?#30340;看向欧阳奎山,道:“欧阳道友,?#28909;?#23447;门如今是你?#20945;疲?#23447;内事务你看着处理便是。有什么事情,竟需要召开?#20048;?#20250;议?#20426;?br />
        黑裙女子和金发青年没有开口,似乎在等?#25490;?#38451;奎山的回答。

        “打扰三位清修,是非情不得已。前些日子在玄冰山脉内进行的核心弟子考核,出了些变故。此事可大可小,故而须和几位讨论一二。”欧阳奎山神情肃?#40644;?#26469;,徐徐说道。

        呼言老?#34013;?#20110;此事早已知道,并没?#26032;?#20986;什么异色。

        他身后的两人,金发青年轻哼了一声,似乎也已经知道,那黑裙女子看来是首次听说此事,但也只是面露一丝疑惑。

        欧阳奎山顿了一下,将在玄冰山脉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所幸主持试炼的两名长老及时出手,将那宵小肉身击毁,只有元婴逃脱了,试炼的弟子也无人陨落,并无大碍。”欧阳奎山如此说道。

        “并无大碍?此事来之前我已经听人说了,有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那四人都是内门翘楚,天?#35797;?#26412;极高,此番肉身被毁,即便能寻找新的身体夺舍,也会潜力大减。这两个长老护卫不利,理当重处!”金发青年的声音响起,冷冷说道。

        烛龙道十三?#20048;鰨?#22240;为出身,也分为本土,散修?#33050;傘?br />
        金发青年正是本土?#19978;檔乐鰨?#36825;?#38382;?#28860;中四名失去肉身的内门弟子,也尽数是本土弟子,散修弟子一个没有受伤。

        四人的长辈得知此事后大怒,认为是两个护卫长老偏袒那些散修弟子。

        即便没有欧阳奎山召集,金发青年也打算出来?#32824;ξ首鎩?br />
        “垣道友?#25628;?#24046;矣,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查清楚,罪不在那二位长老。那真仙外敌极为狡猾,实力也强横,更是连番布下疑阵,那二位长老能击杀外敌,同时护住试炼弟子已属?#28784;祝?#25105;反倒觉得应该奖赏一下他们。”云?#20048;?#30446;光一转的看向金发青年,理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反驳道。

        云?#20048;?#20035;是散修出身,旁边的欧阳奎山也是如此。

        “云道友何出?#25628;裕?#20182;们?#28909;?#25215;担了护卫任务,便应对所有突发情况负责。如今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难道不是他们护卫不利!”金发青年义正辞严的说道。

        “垣道友此番是单纯就事论事,还是别有用?#27169;?#24819;要借机打压,阁下?#32422;?#24515;中清楚。”云?#20048;?#20919;笑一声说道。

        “你说什么!”金发青年面现怒容,正要说话。

        “好了,垣不少,别吵了。现在?#28909;?#26159;欧阳道友?#20945;?#23447;门,如何处理此事,自然是他来决定,相?#25490;?#38451;道友会让所有人?#27431;!?#21628;言老道瞪了金发青年一眼,然后深深看?#25490;?#38451;奎山,说道。

        “这个自然,呼言道友放心。”欧阳奎山含笑说道。

        金发青年神情间?#34892;?#19981;服,却没有再说什么。

        白袍少妇冷笑一声,也没有再开口。

        “这是我详细询问了两位护卫长老,还有那些试炼弟子,整合的关于那个真仙的所有资料。论见识,三位都在我之上,请三位过来,就是想一同参详一下,看看能否确认此人的身份。”欧阳奎山?#24213;牛?#21462;出三枚玉简,递了过去。

        三人接过玉简,放出神识扫视起来。

        “熊副?#20048;?#20063;是见多识广之人,?#40644;?#21442;详一下吧。”欧阳奎山看了一眼旁边的熊山,又取出一块玉简,递了过去。

        熊山躬身称?#28784;?#22768;,接过了玉简,也放出神识探入其?#23567;?br />
        玉简中最开头是一段影像,是从那清癯老者和白素媛等人谈话时开始,一直到韩立将那人击败,对方落荒而逃结束。

        听闻那清癯老者提及白奉义,熊山神色微微一动。

        影像后面是一些文字资料和图像虚影,内容是清癯老者身上的物品信息。

        “这影像是何人记录的,倒是详细的很。在激战中能有这份心思更加难能可贵。”半晌后,呼言老道问道。

        “是云?#20048;?#30340;徒弟,白素媛。”欧阳奎山答道。

        “原来如此,此女不仅天资不凡,这份?#30007;?#26356;加难得。”呼言老道看了白袍少妇一眼,立刻便移开目光。

        “我云霓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收的徒儿自然不凡,不像某些人有眼无珠。”云霓似有深意的说道。

        呼言老道摸了摸鼻子,没?#20889;?#35805;。

        “咳!几位看过这资料,对于这人可有什么头绪?#20426;?#27431;阳奎山轻咳一声,打?#23631;?#23604;尬的气氛,说道。

        “此人身上的物品都是些寻常之物,没有能确?#20185;?#20221;的东西,从其修炼的功法上看,?#34892;?#20687;是上阿大陆的修?#20426;!?#40657;裙女子开口说道,声音?#34892;?#27801;哑。

        “那金甲傀儡,?#34892;?#20687;是冥寒大陆圣傀门的明王傀儡。”金发青年也接着说道。

        “应该没?#20889;恚?#27491;是明王傀儡,不过圣傀门的明王傀儡虽然珍贵,?#28784;细?#20986;代价还是可以弄到,单凭这个无法确定此人的身份。”呼言老道点点?#36820;饋?br />
        欧阳奎山看向熊山,道:“不知熊副?#20048;?#26377;何见解?#20426;?br />
        “不敢,几位?#20048;?#35265;?#23545;?#32988;在下,只是我看那人施展的剑阵,?#34892;?#20687;当年无生剑宗的七杀剑阵。”熊山谦逊的说道。

        “七杀剑阵!此剑阵的大名我也听过,乃是无生剑宗赫赫有名绝杀剑阵,就只有这么点威力?还不是被那个姓厉的小子三下五除二便击溃,还毁?#34949;宋?#26564;?#23665;!!?#37329;发青年嗤笑道,显然不相信熊山的话。

        “在下也不敢确定,只是觉得?#34892;?#30456;似。”熊山垂首道。

        “熊副?#20048;?#31934;通剑道,听说以前还曾经得到过一些无生剑宗的遗藏,应该不会看错。而且那个厉长老能一举击溃剑阵,并非剑阵太弱,而是这个厉长老的手段更高明几?#37073;?#30475;样子,此人炼制的真言宝轮中蕴含着一些带有水法则之力的重水,?#25346;?#31639;独辟蹊径,威力不?#20303;?#33509;非此人,此番怕是不止有四名弟子肉身被毁那么简单了,欧阳道友,依我之见,应该好好犒赏一下此人。”呼言老道?#34892;?#24847;味深长的说道。

        听闻此话,其他几人面色都是一怔。

        从影像中很难?#26082;放?#26029;实?#26159;?#20917;,只能大致猜想一下,但听到呼言老头的分析头头是道,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呼言道友所言甚是,此事我会安排下去。只是如此?#36947;矗?#36825;人修为法宝杂七杂八,倒是不?#38376;?#26029;其身份了。”欧阳奎山喃喃说道。

        金发青年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了看呼言老头后,?#31449;?#36824;是没有再开口。

        云霓看了几人一眼,玉颜?#34892;?#38452;沉。

        此人妄?#21450;?#26550;白素媛,若是不能找到源头,她如?#25991;?#22815;心安。

        欧阳奎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还有一点,此人提及白奉义,言谈之间似乎和其?#34892;?#32852;系。”

        其他几人听闻此话,神色各异起来。

        ?#20843;?#36215;此人,当年真是?#19978;?#20102;,若不是因为那件事,以他的?#25163;剩?#25105;们烛龙道现在或许便是十四位金仙?#20048;?#20102;。”呼言老道叹了口气。

        云霓美眸?#20987;觶?#30475;起来?#34892;?#20260;?#23567;?br />
        “欧阳?#20048;鰨?#20851;于此人的身份,我们也无能为力。后续的事情,你看着处理就好。”呼言老道说道。

        说完此话,他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呼言?#20048;鰨?#20026;何这般急着离开。”

        白影一花,云霓身影出现在呼言老道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平素不是最喜好美酒嘛,我前些日子得了几坛上好仙酒,不如去我那里品评一下?#31354;?#22909;我也?#34892;?#20462;炼上的疑惑,想要呼言道友帮着指点一二。”云霓一双美眸中倒映着呼言老道的身影,眼波如水。


    本站域名变为  www.8271674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34892;?#35828;?#36175;?#21451;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天津快乐十分公式
  • 福彩预测网 起凡牛牛全图 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丰禾棋牌 湖南省赛车开奖结果 楚天风彩3o选5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规则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2元彩票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淘宝快3秘籍 cba新疆队 天津快乐10分 排列3试机号 11选5软件 福建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