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神藏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真相大白

        接连两天,方逸又象征性的给公冶长生去除了残余的火毒,使得公冶长生‘彻底’痊愈。

        在百转丹的帮助下,公冶长生这两天也的确更加精神,原本干涩的皮肤逐渐变的红润有光泽,干瘪塌陷的五官也开始圆润饱满。

        一切的变化都看在沈百川三兄弟眼中,心中的喜悦是难以掩饰的,当方逸明确告知公冶长生的病已经彻底痊愈的时候,孙百川立刻吩咐全宗大宴。

        太古宗这栋楼宇之中,有一间太古厅,用于宴请重要宾客,太古厅中间是一个?#27531;?#30340;饭桌,这?#27531;?#39277;桌设计极为巧妙,完全展开时,周围最多可以围坐近百人,而现在参与宴会的人少,这?#27531;?#39277;桌收敛起来,也就只能围坐十余人。

        而现在,宾主全部算在一起,也就只有七个人,太古宗之中,除了沈百川三兄弟和公冶长生外,还多了一个方逸没见过的生面孔,微微神识感应,竟是一个筑基后期修者,至少神识上的感觉要比郑达还强了几分。

        沈百川指着那个陌生面孔对方逸和龙旺达道:“方道友,龙道友,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林末,我们太古宗的副宗主。”

        “副宗主?”方逸一愣,万万没想到太古宗还有一个副宗主,而?#20063;?#26159;金丹期的沈百天或者公冶晓,而是一个筑基后期修者。

        “方逸、龙旺达见过?#25351;?#23447;主。”方逸和龙旺达纷纷拱手道。

        “林末见过两位道友。”林末同样起身抱拳拱手,态度十分客气,没有一点?#34892;?#23447;门副宗主的傲气。

        “其实,我们三人很久?#36824;首?#38376;事务了,都是林末在打理,这?#25105;?#26159;事出突然,我们三个老?#19968;?#25165;不得不跳出来主持大局。”公冶晓对方逸说道:“其实,林末也算得上我们的弟子了。”

        林末原本只是太古宗名不见经传的一名小人物,后来公冶晓发现他?#34892;?#25165;干,在处理事情上有高人一等的智慧,遂逐渐提拔起来,三兄弟又传授了功法给他,当作弟子来培养。

        太古宗并非是传统的宗门,更像是一个帮派,宗门内基本都是上下级关系,很少有师徒关系,这林末能力出众,天资也不错,这才让三兄弟有了收徒的心思。

        林末也算是不负众望,在沈百川三兄弟的培养下,林末的修为和才干都在快速提升,到后来,沈百川三兄弟已经不用再理会宗门事务,林末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太古宗的规模也在林末的经营下逐渐扩大,就连太古城的收入也比沈百川三兄弟掌管时有了不小的增长。

        沈百川三兄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进入金丹境界后,沈百川三兄弟本来就想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修炼当中,?#19978;?#23447;门俗事太多,总要?#20013;?#25171;理,随着太古宗不断的扩大,他们要处理的事务也就越来越多,能够用于修炼的时间和精力也越来越少,正这个时候,不知?#26469;?#21738;里冒出来一个林末,彻底解放了沈百川三兄弟。

        沈百川三兄弟逐渐退到?#22235;?#21518;,沈百川依旧是宗主,原本的两位副宗主沈百天和公冶晓退居长老之位,将副宗主之位留给了林末。

        不仅仅是打理宗门有一手,林末的天资也是相当不错,一边打理宗门一边修行,仍旧在不到六十岁就已经到了筑基后期修为,而?#19968;?#32047;颇为雄厚,比一般的筑基后期修者还要强了不少,按照沈百川所说,一旦林末跨入半步金丹,就有七成的把握渡过金丹大劫,要是林末在半步金丹境界巩固几十年,那金丹大劫就不再是威胁,晋级金丹境界十拿九稳。

        “想不到林道友不但修为深厚,才能更是出众,方某佩服。”听了公冶晓的介绍,这林末也的确是让方逸也觉得惊艳。

        在连云海域这?#20013;?#32773;的世界,天才并不算太罕见,反倒是这种天生具备管理才能的修者比较稀少,而像这林末,不仅管理才能出众,而且天资也是极好,这种人就非常罕见了。

        “方道友过誉了,倒是方道友,年纪轻轻就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又兼修了医道、丹道,连许多修炼医道丹道的金丹期修者都治不好的病,到方道友这里就药到病除,林末远不及也,而且,从我看来,方道?#38597;?#20063;不是一般的筑基中期修者,要不是宗主提起,我可是看不出方道友的修为。”林末笑眯眯的说道,话语中尽是吹捧之意。

        “也算是凑巧,我修炼的功法刚好克制长生公子体内的火毒,要不然我也是束手无策。”方逸客气说道。

        “你们两个都太过谦了。”沈百川端起一碗灵酒,道:“方道友,这件事真是机?#30331;?#21512;,要不是寒冰星髓丢了,我们也无缘与方道友结识,更?#28784;?#35828;医治小侄的病情,这碗酒,我敬你。”

        沈百川说完,一碗酒倒进嘴里,干了。

        “多谢沈宗主。”方逸站起身,一碗酒干了。

        “给我,给我。”小魔王的声音在方逸的识海中急?#20154;?#36947;,同时窜到了方逸的肩膀上想要酒喝。

        “唉。”方逸无奈笑着叹了口气,?#34892;?#19981;好意思的对沈百川道:“沈宗主,我养的这只灵兽就是个酒鬼,您看能不能给它点酒?”

        “哈哈,方道友这灵兽倒是有意思,一点灵酒还不容易。”沈百川?#24213;?#25163;掌一翻,掌中已是托了一个大号酒?#24120;?#28982;后手掌向前一递,那大号酒坛飘到了方逸身后的位置,轻飘飘落下,小魔王一个闪身已经是扒到了酒坛的边上,破开封口就喝了起来。

        “你悠着点,别?#26029;凇!?#26041;逸神识传音嘱托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小魔王传音过来说道。

        “方先生,我敬你。”这时候,公冶长生也端着酒碗说道:“方先生以后?#28784;?#23458;气,直接称呼我长生即可。”公冶长生举起酒碗,想要学着孙百川那样一饮而尽,结果刚喝了一口,就呛了出来。

        “哈哈,长生,你从小没喝过酒,你才刚开始喝酒,可不能这么心急。”沈百川笑道。

        “好,长生你也?#28784;?#19968;口一个先生的叫了,称呼我为方逸便可。”方逸端起酒碗,又干一碗。

        “方道友……”这时候,公冶晓也端起酒杯,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吐出三个字:“我敬你。”

        “方道友,?#34892;?#20320;治好了小侄的病,我也敬你一碗。?#26412;?#36830;沈百天,也端着酒碗给方逸敬酒。

        “多谢沈长老。”方逸笑道,然后一口干了碗中的酒。

        “龙道友,我来敬你一碗酒吧。”这个时候,林末苦笑着端着酒碗对龙旺达道:“我看咱们俩今天在这儿也是多余了,都没人搭理咱们。”

        “哈哈,林道友来的真是时候,我也正觉得尴?#25991;亍!?#40857;旺达哈哈一笑,与林末碰了一下碗,一饮而尽。

        “说起林末。”

        沈百川放下酒碗道:“方道友,今天我们把林末给叫来主要也是为了介绍你们认识,这?#25991;?#21307;好了长生的病,?#34892;?#25253;酬之类的东西太过俗气,从此以后,方道友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林末,他能动用太古宗资源解决的,自然帮你们解决,他解决不了的,也会上报给我,林末,你听懂了没?#23567;!?

        ?#26263;?#23376;谨遵师尊教诲。”林末躬身说道。

        “如此,多谢沈宗主。”方逸对此也不认真,金丹修者客气一句,听一听就完了,真要有事就跑过来麻烦人家,那才是不开眼。

        正这个时候,小魔王的声音突然传进方逸的耳朵:“这屋里的空气不对,好像有毒。”

        “嗯?”方逸脸色一变,与此同时,钧天鼎的声音也同时道:“方逸,好像有毒。”

        钧天鼎说话的同时,一缕天星净火从钧天鼎处漂浮出来,悬浮在方逸的丹田之中,方逸神识内视就看到呼吸流转的气息经过天星净火的焚烧有一缕黑气被焚灭净化,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方逸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也不?#20918;?#38706;,只是偷眼看着众人的情况。

        先是公冶长生,喝了两碗酒后就开始显的不胜?#23631;Γ?#35270;线变的模糊起来,对旁边的公冶晓说道:?#26263;?#36825;酒这么醉人吗?我才喝了两碗酒不行了。”说完就趴在了桌子上。

        “?#21595;牽?#36825;小子也不知道用灵力化解一下?#23631;Α!?#27784;百天看?#25490;?#22312;桌子上的公冶长生摇头笑道。

        紧跟着,龙旺达突然一皱眉说道:“有毒。?#27604;?#21518;也趴倒在桌在上,虽然不像公冶长生那样直接昏迷过去,但是也再提?#40644;?#26469;力气。

        “沈宗主你……”方逸此时也?#30333;?#20013;毒的样子,伸手指着沈百川,一脸怒容的样子。

        沈百川也是吓了一跳:“有毒?怎么回事?”

        然而紧跟着,林末也是趴倒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30333;?#20027;,我好像也中毒了。”

        然后,公冶晓、沈百天也同样没能幸免,纷?#30528;?#20498;在桌子上,浑身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提?#40644;?#21322;?#33267;?#27668;,就连说话也都是有气无力。

        修为最为深厚的沈百川也是最后一个倒下的,满脸怒色说道:?#26263;?#24213;是谁下的毒……”

        一桌七人,全部趴倒了在桌子上,就连小魔王,在方逸的授意下也倒在了酒坛边上,这点毒气对小魔王来?#24471;?#20160;么,雷灵珠碎片分分钟净化。

        林末环视一圈,确认其余人全都中了毒,这才缓缓坐起了身子,一只手撑着下巴饶?#34892;?#36259;的看着一桌趴倒的六个人。

        “三位师尊,你们没想到吧。”林末开口说道。

        “林末,你……”相比起其他人,沈百川还?#34892;?#21147;气,颤巍巍指着林末道。

        “嗯……怎么回事来着?”

        林末挠着头思考着,慢条斯理说道:“对了,方道友用?#22235;持制?#39575;的手段把长生体内的火毒给压了下去,三位师尊以为长生的病被方逸道友治好了,于是全宗大宴,并在太古厅单独宴请方道友和龙道友。”

        林末面色阴沉的说说:“可是不知道方道友哪里弄来的毒药,就连三位师尊都聚?#40644;?#26469;灵气,然后方道友就痛下?#31508;郑?#24182;说出寒冰星髓正是他们所偷,这也就解释?#23435;?#20160;么方道友能短暂压制长生体内的火毒。”

        “于是乎,三位师尊以及长生都被方道友所杀,结果到最后方道友错估了时间,我体内的毒解了大半,于是杀了方道友和龙道友给三位师尊和长生报了仇,你们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林末,你到底什么意思?”公冶晓愤怒道,要知道,最早挖掘林末的还是他公冶晓,现在遭到?#25745;眩?#36824;要连累大哥和二哥,心中悲愤之情难以言表。

        “什么意思??#19968;?#24819;问问你们。”

        林末陡然喝了一声:“我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治理太古宗换来了什么?每年三十块上品灵石,而那个废物呢?”林末指着公冶长生道:“他每年什么都不干,大半的时间都在床上躺着,他每年消耗的资源有多少?你们算过账没有,最少价值一百块上品灵石。”

        “是我的三倍还多啊。”林末伸出三个手指,状若?#37096;?#36947;:“凭什么?你们知不知道,要是把这些资源都交给我,我可能已经度过金丹大劫了。”

        林末?#24213;牛?#25163;中突然一闪,一?#28193;?#21457;着寒气的石头突然出现在掌中:“寒冰星髓,就是这个东西,要不是有它,公冶长生早?#36864;?#20102;。”

        “原来是你,真是日防夜防,?#20197;?#38590;防。”

        沈百川强行坐起靠在了椅子背上,沉声道:“林末,你说太古宗每年只给你三十块上品灵石,可是你平心而论,你修炼所需资源,宗门可有?#23637;?#20320;的灵石?我们给你功法,提?#25991;?#30340;地位,让你成了太古宗的副宗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些本就是我应得的啊。”

        林末双手摊开,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30333;?#20027;,是灵石总要发光的,我就在那里,我的才能就在那里,你们迟早会发现的,也迟早会扶我到这个位置,因为太古宗?#20185;?#19979;下,再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我打理太古宗二十多年。”林末说道:“为太古宗带了多大的发展,多少机遇?可是三十块上品灵石却始终伴随着我,这让我觉得是个耻辱。”

        “我本应?#27809;?#24471;更多的。”林末指着自己,然后又指着公冶长生道:“可是,宗门的资源都在向一个废物身上倾斜,我想问问,你们怎么想的啊?”

        “?#21595;牽?#22826;古厅不错,关起门,布置了法阵,外面的人听不到看不见进不来,真好。”

        林末说到这给沈百川深鞠一躬:“长生的病好了,本来我觉得没有机会了,结果你非要搞什么全宗大宴,还在太古厅宴请方道友,还把我叫来了,你说这不是巧?#19979;鎩!?

        “你们知不知道这毒药叫什么?”

        林末突然问道:“我告诉你们,这东西叫做断灵散,顾名?#23478;?#23601;是暂时切断修者对灵力的调用,这断灵散分布在空气中无色无味,本来对金丹期也没那么大效力,顶多就是稍有影响,但是断灵散恰好遇到酒就药力?#23545;觶退?#36825;样我也不放心啊,所以开始我也?#30333;?#34987;毒倒了,直到确认你们全都中了毒。”

        “要说酒可真是个好东西。”

        林末笑道:“?#36824;?#36824;是要?#34892;?#19977;位师尊的提拔,要不是掌管着太古宗,我也没法从混乱之?#21495;?#21040;这种东西,花了我三十块上品灵石呢。”林末说完还两只手伸出,比划了三十的数字,一脸的心疼表情。

        “竟然是从混乱之?#21495;?#20986;来的东西……”公冶晓轻轻摇头叹息道:“是我识人?#24187;?#21834;。”

        “是他隐藏的太深了。”沈百川也是无奈:“这么多年,我和大哥也都没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倒是连累了方道友和龙道友。”

        “也无妨。”方逸开口说道,同?#31508;?#20013;鼓掌叫好说道:“林末道友你还真是个人才,很有表演天赋。”

        “嗯?你没中毒?”

        林末见到方逸起身,顿时拧眉立目,然后立刻下意识看了看沈百川三兄弟,发现他们三个并没有什么一样,于是稍稍放下心来:“方道友不愧是医道丹道同修的天才,?#36824;?#20320;?#28784;?#32487;续趴在桌子上等待属于你的命运就行了,站起来干什么?这么急着?#36864;?#21527;?”

        最后一个一句话,林末突然放大了声音,同时一道黑色光华浮现在身前。

        “唉。”沈百川三兄弟纷纷摇头叹息,林末的实力他们太清楚了,一般的筑基后期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方逸一个筑基中期修者,神识强大可不能用来杀敌,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方逸血染当场的画面。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本?#23621;?#21517;变为  www.8271674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34892;?#35828;由网友上传,如有?#22336;?#29256;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20174;?#20197;处理。











    天津快乐十分公式
  • 双色球052期历史记录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 海南特区七星彩论坛吧 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官方软件下载 四川快乐12任五推荐号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广西 四川金7乐预测 百家乐平注法技巧 81期一肖中特 通城二八杠 幸运飞艇官方网开奖下载app 麋鹿棋牌官网 pc蛋蛋幸运28牛逼方法